青蛙復仇

  • 时间:
  • 浏览:11
  • 来源:丝瓜app网站_丝瓜视频 下载_丝瓜视频app下载

  明代洪武年間,幽州城有一個叫林若水的買賣人。甭看林若水長得其貌不揚,可他的夫人蘭思卻是百裡挑一的美人兒。

  不知道為什麼,近些日子以來,蘭思老是覺得精神恍惚,心神不寧。白天精神氣足著呢,可是太陽一壓山,她就覺得自己的身子癱軟無力,非得躺在床上先睡上一覺不可。林若水把郎中請到傢裡給她把脈,郎中隻是說蘭思身子有些虛弱,調養一些日子就好瞭。

  倒是丈夫林若水非常關心她,問寒問暖,不離左右。甭看丈夫容貌醜陋,可對她卻體貼入微,蘭思感到非常的滿足和幸福。她常常想,自己能夠嫁到林傢,也是前世修來的造化。

  蘭思本是一個小戶人傢的女兒,十八歲的時候嫁給瞭第一個丈夫白老七。她和白老七青梅竹馬,自小就訂瞭娃娃親。夫妻感情非常的好,可她怎麼也沒想到,新婚的第三個年頭丈夫就遇難瞭。

  那時候,由於傢貧,又剛開始成傢過日子,所以,一切都得自己創。白老七就和她現在的丈夫林若水一起到南方去做買賣。想起和林若水的相識,還有一段故事呢。

  一天,蘭思去井邊打水,可是她身嬌體弱,再加上井臺結冰,差點滑倒在地,林若水幫著她將水打瞭出來。她當時也並未在意,隻輕輕地謝瞭一句就挑著水回傢去瞭。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一個月後的一天晚上,丈夫白老七笑著告訴她說,他要去關裡販運絲線。蘭思就問丈夫哪來的本錢,白老七從褡褳裡掏出幾錠銀子來說,這是他的一個朋友借給他的本錢。如果買賣做得好,他和他對半平分。這可真是天上掉下來的好事兒,蘭思就問那個朋友是誰,白老七說:“明天把他領來,你不就知道瞭嗎?”

  蘭思納悶,就問丈夫:“人傢幹嘛對你這麼好啊。”白老七憨厚地笑瞭笑,說那個人喝醉瞭酒,趴在水溝裡,是他將那人扶到瞭道旁。那個人酒醒後,拉著白老七的手非要拜把子不可。

  打那兒以後,兩個人時常在一塊喝酒,交情越來越深厚。當他得知白老七傢裡很貧窮,就說:“兄弟,關裡的絲線相當的便宜,你若將關裡的絲線運到咱們北方來,可賺幾倍的利錢。”

  白老七說他沒有本錢,那人爽快地說,本錢他出,賠瞭算他的,掙瞭就對半平分。聽罷瞭丈夫的敘說,蘭思想,天底下知恩圖報的人不多,這個人一定是個謙謙君子。可直到丈夫去關裡,那個合夥人也沒有出現。沒事兒的時候,蘭思就在想,這個合夥人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白老七果然賺瞭錢,傢裡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蘭思就對丈夫說,咱們賺瞭錢,得好好謝謝人傢才是。白老七點瞭點頭,第二天就把那個合夥人給帶來瞭。一進門,蘭思覺得這個人好像在哪兒見過。

  白老七介紹說,他叫林若水,是城裡走南闖北的一個買賣人。林若水彬彬有禮地和蘭思打著招呼,一見林若水的神態,蘭思忽然想起,這個人曾幫她打過水。可是丈夫在場,他們彼此誰也沒有說破。

  後來,兩個人又一起去瞭幾次關裡,都賺瞭錢。蘭思怎麼也沒有想到,白老七卻出事瞭。

  這一天,蘭思正在傢裡刺繡,林若水抱著一個紅木匣子哭著走瞭進來。林若水告訴蘭思,他和白老七走到半路上遇到瞭打劫的強盜,白老七為瞭掩護他,遭到瞭強盜的毒手。由於天氣炎熱,實在是無法將屍體運回,林若水就出資將白老七的屍骨給火化瞭。

  看著林若水痛哭流涕的樣子,蘭思一下子就昏死瞭過去。林若水拿出一百兩銀子作為白傢的日常用度,白傢人對林若水感激不盡。

  不到半年,白傢將老本花光,白老七的父母便琢磨著讓兒媳婦招一個丈夫入贅,林若水阻止說:“不可招人入贅,如果遇到一個性情粗暴的人,反而更添麻煩。不如守節,如果缺少傢用,和我言語一聲便是。”林若水說著掏出一張二百兩的銀票放在瞭桌子上。白傢見狀,都誇林若水是個重情講義的人。

  又過瞭一些日子,白傢人將林若水送的那二百兩銀子花光瞭,再次提出讓兒媳婦蘭思外嫁,想得些彩禮度日。這事兒不久就傳開瞭。

  這天,來瞭個媒婆,就問蘭思的公公和婆婆:“兒媳婦要出嫁,找一個什麼樣的人傢為好啊?”

  白傢公婆說:“隻要是正經人傢,彩禮高一些就可以瞭。”媒婆子一聽就拍手樂瞭:“我倒認識一個人,正想找個二房過去給他生兒子呢!”白傢公婆就問媒婆子男方是誰,媒婆子就說:“這個人你們認識的。”

  接著就說出瞭林若水來。白傢公婆一聽就樂瞭,讓蘭思嫁給他再合適不過瞭。他們本來就熟悉,親上加親,豈不更好?就把這事情和蘭思說瞭,蘭思猶豫再三,最後隻好點頭答應瞭。

  新婚之夜,林若水望著如花似玉的蘭思,擁著蘭思說:“還記得那一年冬天井臺相遇嗎?其實,那時候我就看上你瞭。”婚後,林若水對蘭思異常的好。盡管蘭思對林若水的外表有些厭惡,可是日子久瞭,也感受到瞭他對她的好,就死心塌地地跟他過日子瞭。一年後,蘭思就給林傢生瞭一個兒子,林若水對她的感情就更好瞭。

  這天晚上,天剛有些黑,內當傢蘭思就早早地睡下瞭。正在似睡非睡之時,蘭思就覺得房門開瞭,更讓她驚奇不已的是,白老七打外頭走瞭進來。白老七走路平時風風火火,可此時一點聲息都沒有。她當時的心裡非常明白,白老七不是死瞭好幾年瞭嗎?怎麼在這兒出現?

  她驀地反應過來,這是白老七的鬼魂!不過,連她自己也弄不明白,她當時沒有害怕。白老七的鬼魂走到她的頭前,什麼也沒說,隻是用哀怨的眼神看瞭她一眼就不見瞭。

  打這天晚上開始,一連多日,蘭思就在似睡非睡之時看見白老七的鬼魂在屋子裡飄來蕩去,讓蘭思驚異不已的是,白老七的鬼魂並不嚇她,除瞭白天有些精神不振外,並沒有什麼不適。有時候還和她共眠一處,這時,蘭思就好像又回到瞭和白老七在一起的日子。陰陽兩界,人鬼殊途,竟沒有阻隔纏綿的愛!有時候,想起和白老七在一起的時光,蘭思就會黯然神傷。她並沒有將白老七的鬼魂和她在一起的事情告訴林若水。有白老七的鬼魂相伴,也多少使她愧疚的心有瞭一絲慰藉。

  蘭思和白老七是光著屁股一起長大的娃娃,兩傢住在對門兒,因為兩傢大人非常要好,就給他們訂瞭娃娃親。白老七性格內向,非常靦腆,有時候害羞得就像一個姑娘。她和白老七之間的一些情事,多半還是她主動的呢!形容她和白老七之間的關系,就是根和綠葉的關系。可以說,白老七就是她的整個世界。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白老七竟離她而去。這對她來講,無異於晴天打瞭一個霹靂。

  白老七死後,她覺得天都塌下來瞭。她準備為丈夫守一輩子節,可是貪財的公婆卻狠心地將她推出門去。雖說林若水對她很好,可她的心裡仍時時忘不瞭白老七,這次白老七的鬼魂意外地出現在她的幻境裡,她不但不害怕,相反卻還有一絲驚喜。可她怎麼也沒想到,白老七的鬼魂竟一反往昔的沉默無言哭泣著和她說話瞭。

  這天午夜,林若水被一個朋友請去喝酒還沒有回來,蘭思躺在床上,忽見門和往常一樣不推自開,蘭思就知道,白老七的鬼魂又來和她約會瞭。一陣溫存的纏綿過後,白老七的鬼魂突然哭著說:“蘭思,我死得好冤呀!”蘭思忙問:“老七啊,你究竟是怎麼死的?”白老七的鬼魂嘆瞭口氣說:“蘭思,天機不可泄露,有些事情全在你自己品瞭。要不是我這些日子沾上瞭一些你的氣息,我怕是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呀!如果你想知道我的死因,明天正午,院中的荷花池,自會有分曉。”蘭思正想問個究竟,白老七的鬼魂一閃,不見瞭。

  第二天中午,蘭思坐在荷花池邊望著水面上的荷花想著昨天晚上白老七的鬼魂和她說過的話正發呆呢,林若水走瞭過來。林若水就問蘭思在想什麼呢,蘭思說沒什麼,林若水說:“夫人,我見你近些日子精神恍惚,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兒在瞞著我?”蘭思搖瞭搖頭,繼續望著荷花池發呆。

  這時,一隻青蛙突然浮出水面,坐在荷葉上不住地鳴叫。蘭思本來就心裡慌亂,聽見蛙噪,心裡就更加煩亂瞭,於是拾起一粒石子扔在瞭荷花池,那隻青蛙落水片刻後又躍到那片荷葉上沖著蘭思大聲地鳴叫,好像有意和她作對似的。

  蘭思越聽心裡越煩,就拿起身邊的一隻竹竿,照著那隻青蛙就砸瞭下去。蘭思本以為將青蛙嚇跑也就達到目的瞭,誰想到這竹竿竟然不偏不歪正好砸在青蛙的身上。青蛙沉入水中,又露出頭來掙紮。蘭思心裡就動瞭氣,又操起竹竿想把這隻青蛙給砸下水去,可是這次青蛙卻四腳朝天,翻起白肚皮死瞭。

  哪知林若水一見,借著酒興哈哈大笑:“我與你做瞭十多年的夫妻,看見青蛙不由想起一段前情,來人,備下文房四寶,我要賦詩予夫人。”丫頭拿來文房四寶,林若水持筆寫道:

  當年井臺見鐘情,意欲謀她到我傢,大凌河口推下水,幾棒當頭竟似蛙。

  林若水寫罷這首詩,還在下邊落瞭款。蘭思這才恍然大悟,白老七的鬼魂是在借蛙暗示自己被害的原因。他一定是在大凌河口被林若水推入水中謀害的,林若水就是利用這條毒計得到她的。蘭思拿起林若水的詩稿跑到瞭縣衙,縣官一看,將林若水法辦瞭。

  大堂之上,林若水對害死白老七之事供認不諱。可是林若水怎麼也弄不明白,那天寫詩的時候,明明看見白老七從那死蛙的身上走出來,然後大腦就一片空白,究竟這幾句詩他是怎樣寫的,他當時都說瞭些什麼,他一概不知。

  當他稀裡糊塗被帶到縣衙,縣官出示那首詩的時候,林若水這才知道,定是白老七的冤魂不散,借蛙喻事為自己報瞭仇。

更多故事文章請登錄故事大全_看故事網:http://gs.kankanm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