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大地震感人故事4篇

  • 时间:
  • 浏览:12
  • 来源:丝瓜app网站_丝瓜视频 下载_丝瓜视频app下载

不救人,我會感到慚愧

  12歲的陳浩靜靜地躺在成都市第五人民醫院的病床上,雙腿和右手打上瞭厚厚的石膏,胸前滿是心電圖監護儀的膠貼。20多個小時之前,他還是活蹦亂跳的六年級學生。12日的強震震倒瞭學校升旗臺後的高墻,他被壓在瞭瓦礫之中。

  “他本來可以不這樣的。”父親陳強說。

  陳浩是成都市溫江區玉石鄉實驗小學的學生。12日下午2時許汶川發生瞭7。8級地震,而溫江距離震中僅有55公裡。

  “我和班上的同學正在上課。突然兩層的教學樓開始猛烈搖晃起來,我們都趕忙往樓下跑。”這個高挑清秀的男孩說。跑下瞭樓梯,穿過瞭樓邊升旗臺的他很快就到瞭安全地帶。可轉頭一望,他看見一個女孩還在旗臺的高墻前,想也沒多想的他轉頭跑去,一把把女孩向外推去。不幸的事發生瞭:三四米的磚墻嘩啦一下倒瞭下來,陳浩的背部和雙腿都被埋在瞭厚厚的瓦礫之中。而那個他不認識的女同學卻安然無事。

  雙下肢骨折、腰椎多處骨折、背部幾乎沒有完好的地方、肺挫傷和肺出血,醫生給陳浩的傷下瞭定語——“嚴重”。在最初清理傷口的時候,由於傷員太多,陳浩沒能用上麻藥,可堅強的他愣是沒有哭出一聲。12日晚,陳浩高燒近40度。在昏睡中,媽媽抓住他突然揚起的雙手,隻聽他呢喃“我抓住她瞭”……“要是再遇到這樣的事,我還會的。因為能救而不救,我肯定會感到慚愧。”陳浩的語氣很平靜。在傢中,由於父母多在外跑貨物運輸,他常年和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雖然年少,卻顯得異常懂事。

  堅強的他並不知道,那堵磚墻奪去瞭他三個最要好的同學的生命。


汶川

  14日中午12時30分,首批由汶川映秀鎮救出的30名傷員被直升機送到成都,抵達鳳凰山機場後,30名傷員被15輛救護車迅速運送到華西醫院。與此同時,還有傷者陸陸續續被送來。川大華西醫院統戰宣傳部部長廖志林表示,川大華西醫院已經騰出450張床位,接受轉來的危重人員。

  “我們終於看見直升機瞭”

  在搶救室裡,記者見到瞭從汶川映秀鎮送來的傷者於卉,當時,她正在戶外,“最多兩秒種,我就被埋瞭。

  當時我以為自己死瞭,我掐瞭掐臉,還有點感覺,我睜開眼,發現前面有很多石碴,我掙紮著往前爬,一邊爬,一邊刨開周圍的東西,大約10分鐘後,我爬出去瞭,但也沒有力氣瞭。過瞭一會,我覺得有人在拉我。啊!我有救瞭,不過,我已經沒力氣睜眼瞭。”

  就讀於映秀鎮旋口中學的17歲學生薑東梅說,地震時,她腦海裡一片空白,眼前一黑就被埋進土裡,她憑借自己頑強的求生意識慢慢爬出瞭土堆。“我爬出來之後,看見不遠處有幾個同學還被埋著,但我確實沒有力氣再去幫他們瞭,我倒在瞭地上。”她是被一個沒有受傷的同學背出來的,之後,他們在沒有受傷的老師組織下,跑到瞭附近的山上。

  薑東梅說,他們這兩天都在山上躲著,“健康的人就回到鎮上去挖土堆裡被掩埋的食物和飲水,老師和同學照顧完傷員後,不停地跑回去從廢墟裡救同學。昨天中午,我們聽到天上‘嗡、嗡、嗡’的聲音,我們終於看見直升機瞭……”

  “不怕,你已經得救瞭!”

  急診室外,守候著不少焦急的市民,隻要看到任何一個從災區送來的傷者,都會立刻撲過去詢問,“你們是哪裡來的?是不是汶川出來的,那邊情況怎麼樣瞭?”這些市民的傢人都住在汶川,從地震那天起,他們就與傢人失去瞭聯系。“你們知不知道映秀電廠的情況?我爸爸李世田12日還在那兒上班!”在成都工作的李薇和媽媽一起,在醫院急診室問瞭很多來自汶川的傷員,但都沒有人認識李世田。有一個傷者告訴瞭他們一個不好的消息,映秀的電廠好像已經被夷為平地瞭。“我哥哥也在映秀電廠!”現場一位叫劉占川的女士找到李薇,原來,她哥哥劉占峰和李薇的父親是同事。三人哭成一團,哽咽中,她們互留電話,約定有消息一定互通。

  被送往華西醫院的傷者中有一位懷孕5個多月的孕婦,早已守候在急救大廳門口的醫護人員跑步推來輪椅,拍拍她的肩,關切地說,“不怕,你已經得救瞭!”孕婦淚流滿面,摸著隆起的肚子,眼裡滿是祈求,“醫生,肚裡的孩子已經不動瞭,救救我們。”簡短安慰過後,醫護人員跑步把她送往婦產科檢查。

  深愛的人死去,他們還在刨

  “老公,我們母女平安,你在哪兒啊!”同樣從汶川映秀被解救的金曉娟,十分擔心丈夫段勇的安危。事發時,段勇還在成都,想到妻女還在臥龍,段勇曾對成都的朋友說,“就是走路,也要走到汶川救他們。”

  說起獲救的一刻,金曉娟很是感動,“當時我們和另外幾個女的被埋瞭,是她們的丈夫救我和女兒出來的,但是她們的妻子已經死瞭。”金曉娟哽咽著說,雖然他們知道自己深愛的人已經死去,但他們一邊大聲哭喊,一邊繼續用滿是鮮血的手刨開廢墟,救出瞭更多的人。據介紹,截至昨晚7時,昨日接收到來自震中的傷員已達100人。

  女醫生哭喊著要返回救人

  從救護車上下來的明紅梅雙腳發軟,淚水不停地從她紅腫的雙眼滾落,這個年輕女孩是臥龍鎮的醫生,也是第一個將臥龍的消息帶出來的人。14日晚8:00,到達華西醫院的病人剛剛安全,明紅梅哭喊著要找領導,“裡面還有37個重傷員,還在下雨,泥石流還沒停止!”

  明紅梅說,耿達鄉還有37名重傷員等待救治,“現在裡面沒有藥,隻有森林武警和我們在一起,沒有食品、缺少藥品,僅有的藥品都是醫生和武警冒險從倒塌的衛生院裡挖出來的。”自己所在的臥龍鎮衛生院有9名醫生,耿達鄉衛生院有5名醫生,都在不分晝夜搶救傷員。所有醫生和明紅梅一樣,已經兩天兩夜沒有合眼。“大雨在不斷地下,一些老人、小孩因為淋雨已經感冒、發燒、咳嗽,一些傷員的傷口開始感染;臥龍鎮夾在兩山之間,一旦出現滑坡,所有人都沒救瞭!”

  明紅梅說,她想隨下一班直升機回去,“我想把希望給他們帶回去!”


最偉大是母愛

  “親愛的寶貝,如果你能活著,一定要記住我愛你”

  搶救人員發現她的時候,她已經死瞭,是被垮塌下來的房子壓死的,透過那一堆廢墟的的間隙可以看到她死亡的姿勢,雙膝跪著,整個上身向前匍匐著,雙手扶著地支撐著身體,有些象古人行跪拜禮,隻是身體被壓的變形瞭,看上去有些詭異。

  救援人員從廢墟的空隙伸手進去確認瞭她已經死亡,又在沖著廢墟喊瞭幾聲,用撬棍在在磚頭上敲瞭幾下,裡面沒有任何回應。當人群走到下一個建築物的時候,救援隊長忽然往回跑,邊跑變喊“快過來”。他又來到她的屍體前,費力的把手伸進女人的身子底下摸索,他摸瞭幾下高聲的喊“有人,有個孩子 ,還活著”。 經過一番努力,人們小心的把擋著她的廢墟清理開,在她的身體下面躺著她的孩子,包在一個紅色帶黃花的小被子裡,大概有3、4個月大,因為母親身體庇護著,他毫發未傷,抱出來的時候,他還安靜的睡著,他熟睡的臉讓所有在場的人感到很溫暖。

  隨行的醫生過來解開被子準備做些檢查,發現有一部手機塞在被子裡,醫生下意識的看瞭下手機屏幕,發現屏幕上是一條已經寫好的短信“親愛的寶貝,如果你能活著,一定要記住我愛你”,看慣瞭生離死別的醫生卻在這一刻落淚 。


廢墟中傳來幼嫩呼救聲

  曲山小學那兩幢3層高的教學樓,緊靠背後的大山,地震發生後,滾落的山石將樓房壓成瞭兩層,一樓直接沉入地底。其中,還有一幢樓房的頂被揭開,斜斜地靠在樓前。

  廢墟中,有孩子幼小的遺體,壓在變形的水泥鋼筋之中;廢墟下,微弱地傳來孩子的呼救聲……鉆入變形的樓房中,循著聲音從一些縫隙看去,有孩子因腿被壓著直著上身坐在廢墟中,有孩子斜靠在死去瞭的同學身旁……從12日下午2點28分發生地震後,這些孩子就一直保持這種姿勢,到昨天下午3點已經整整48小時。孩子們就靠前來找尋他們的傢長送來的水支撐到現在。

  5年級1班的張禮正在地震襲來的時候,身旁幾名同學全被垮下的鋼筋和水泥塊砸中。等他清醒過來時,發現自己的右大腿被牢牢地卡住,身旁躺著的3名同學已經沒有瞭呼吸,而一名同學的遺體就一直趴在他的大腿上。

  距張禮正僅3米遠的一處廢墟中,一個孩子下半身被牢牢卡住,一聽見地面有人說話,他就伸出一隻小手,大叫:“叔叔,救救我……”

  5年級3班的李月,同樣因右腿被卡住,隻得坐在右側那幢樓的廢墟中,身旁躺著3個同學的遺體,人們前去送水或想辦法營救她的時候,這個小姑娘說:“別管我,先救下面的同學!”

  廢墟下不足50厘米的空間中,傳出10多個孩子的呼救聲和索要水的聲音。

  特警無能為力

  放聲大哭

  兩天來,這些困在廢墟下的孩子們已經見到瞭多名救援人員,除瞭傢長、當地村民、救援人員外,也見到瞭來自天津的特警。

  200名特警於13日下午6點趕到現場救援,截至昨天下午2點,已經成功營救出困在北川縣縣城、景傢村、苦竹壩水庫、電站等地400餘名被困人員。然而,卻因為手上的施救工具隻有鐵鍬和鋼釬而無能為力。

  特警們對壓在廢墟中求救的孩子束手無策,他們不敢亂撬樓板,擔心整幢樓垮塌下來;也不敢采取粗魯方式實施救援。特警們無能為力,他們在安慰孩子的時候落淚瞭,在走出操場的時候放聲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