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影孽情

  • 时间:
  • 浏览:45
  • 来源:丝瓜app网站_丝瓜视频 下载_丝瓜视频app下载

  西風蕭瑟,落葉漫卷,滇東雙駿策馬在滇東古道上。三天前,無惡不作的青影大盜在這附近出現,疾惡如仇的雙駿得知後,迅速趕往該地。正是人困馬乏之時,道旁出現瞭一個茶亭。大哥馬蕭蕭一拉韁繩,停瞭下來:“小妹,趕瞭那麼久的路,不如在此稍稍歇息?”小妹馬菊青點頭稱是。

  賣茶的是個老大爺,瞇眼看著他們:“你倆是江湖俠士吧?一看就知道身手不凡,佩服!”二人謙遜地說:“大爺,你太過獎瞭。”大爺繼續說:“你們在這條道上行走,是否聽過青影大盜的名號?”二人驚訝不已,馬蕭蕭問:“大爺,你也知道這個人?”老大爺笑瞭:“這裡人多嘴雜,聽到過一些。據說這大盜可厲害瞭,說瞭你也不信,他扮成另外一個人,對方也完全不知道。”馬菊青不相信,正哂笑之際,馬蕭蕭突然喊道:“小心,他就是青影大盜!”

  但那老頭兒身形快如電閃,一掌擊向她。眼看小妹就要命喪對方掌下,馬蕭蕭撲瞭過來,舍命一擋,救瞭馬菊青一命。但這一掌傷得不輕,馬蕭蕭的手連刀也無法握住。馬菊青拔劍而出,一輪奮不顧身的砍殺,總算把馬蕭蕭救瞭出來。二人落荒而逃。逃到安全地帶,驚魂未定,過瞭好久馬菊青才想起給大哥治療傷處。這時,馬蕭蕭突然叫瞭起來:“掌法、毒藥和易容,這不是‘飄蝶影’歐馨儀的三大絕技麼?”

  歐馨儀是名噪一時的獨行女俠,掌法上乘,且善於施毒和易容。這麼一說,馬菊青也點頭贊同。但青影大盜怎麼能和俠骨仁心的歐女俠聯系在一起呢?二人一番商議,決定去找歐馨儀,降服大盜。順便也想查查歐馨儀和大盜之間的關系。到瞭歐馨儀居處,馬蕭蕭敲瞭好久的門,才有個女聲回應道:“來瞭。”開門的是個年約三四十歲的女子,她看見兩人,隻是淡淡地說:“遠來是客,請進!”女子為二人沏瞭茶,問起來意,馬蕭蕭把半途被大盜伏擊的事說瞭一遍,然後說:“我們這次來,想請歐女俠出手相助,鏟除青影大盜這個武林禍害。”女子沉默半晌,說:“你們可知道青影大盜和我是什麼關系?”女子說:“青影大盜,正是我的徒弟。”二人為之一震,女子定瞭定神,說:“徒弟李澤清是個聰明人,他隻用瞭三年時間,就把我所有的絕技都學去瞭,來來喝茶。”

  看到兩人把茶喝下去,女子的眼角漾出瞭笑意,繼續說:“有一次他甚至化裝成我的樣子,到外面轉瞭一圈,連我妹子都被他騙瞭。”馬蕭蕭突然站瞭起來,猛喝一聲:“小妹快走,他,他是青影大盜!”可這話沒說完,突然倒在地上瞭,馬菊青也隨後跌倒瞭。也不知過瞭多久,馬蕭蕭醒過來,發現他們倆被雙手反綁,關在一個地窖裡。當他喊醒瞭馬菊青時,地窖的門突然打開,一個女子走瞭進來。

  馬蕭蕭冷笑:“是你?接下來,還想繼續折磨我們嗎?”女子一愣,說:“哦?你肯定把我當成李澤清瞭,我是歐馨儀。”馬蕭蕭當然不信,那女子說:“你都已經淪落到這田地瞭,我還有騙你的必要麼?”說著,給他們松瞭綁,這時馬蕭蕭兩人才相信瞭。歐馨儀說:“這李澤清,真的太無法無天瞭。”馬蕭蕭問:“那你幹嘛不出手,為自己清理門戶呢?”歐馨儀嘆瞭口氣,一臉無奈。

  原來,歐馨儀把李澤清收歸門下時,李澤清已經成年,兩人朝夕相處,他對師父產生瞭感情,居然直接向師父表白。但歐馨儀不敢跨越倫理大防,斷然拒絕瞭。此後李澤清的脾氣越來越壞,甚至在外邊撈瞭個“青影大盜”的匪號。歐馨儀開始采取回避的辦法,但李澤清的劣跡讓她漸漸地忍無可忍瞭。

  她這次從外面回來,正是想出手清理門戶,沒想到李澤清反而搶先出手,廢瞭她的武功。這個結果讓馬蕭蕭二人的心,霎時降到瞭冰點。雙駿沖動起來,要出去與李澤清拼命。歐馨儀嘆瞭口氣說:“以你們倆的武功,要打敗他是不可能的。現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放你們走。”馬蕭蕭兩人還在遲疑,歐馨儀一跺腳,說:“快走吧,再不走就來不及瞭。”馬蕭蕭尚未應答,門口就傳來一聲冷笑:“已經來不及瞭。”來的正是李澤清。滇東雙駿撲上前去,但由於馬蕭蕭受傷,二人無法刀劍合璧,很快被擊倒在地。李澤清正要殺瞭馬蕭蕭,歐馨儀厲聲喝道:“夠瞭,給我住手。”李澤清笑著說:“住手?行!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他的條件居然是要跟她成親。歐馨儀聽瞭,幾乎把嘴唇咬出血來。馬蕭蕭吼叫著:“歐女俠,你別答應他。就算我們死,也不能讓你被這個禽獸侮辱的。”但歐馨儀終於還是點瞭頭。李澤清開心地大笑,馬上籌備婚禮去瞭,還要讓馬蕭蕭兩人當他們的證婚人。婚禮在大堂舉行,馬蕭蕭兩人作為見證,看到歐馨儀木然地和李澤清拜瞭堂,行瞭禮,他們心裡不知有多難過。李澤清端起酒杯,說:“來,馨儀,喝下這杯,我們就正式成為夫妻瞭。”歐馨儀端起酒杯,手不知怎的一顫,整個人一歪,差點兒要跌倒。幸好李澤清眼明手快,一把將她拉住,歐馨儀喘瞭口氣,嫣然一笑,說:“沒事,我們可以喝酒瞭。”李澤清被她這一笑迷得三魂齊飛,高興地叫道:“喝,咱們喝。”這酒一喝下去,不過半刻鐘,李澤清突然捂住心口,雙目圓瞪,指著歐馨儀:“你,你竟然……”歐馨儀淡淡道:“沒錯,我在你的酒裡下瞭‘三步斷魂散’。殺人,有時可不一定要靠武功的。”

  李澤清的嘴角流出瞭一縷鮮血,說瞭最後一句:“可我那麼愛你……”話還沒說完,轟然倒地瞭。歐馨儀臉上不知是哀傷,還是解脫,她對馬蕭蕭兩人說:“你們走吧,從此以後,江湖上再也不會有‘飄蝶影’,也不會有‘青影大盜’瞭。”

  兩人與歐馨儀拜別,可馬菊青怎麼也放不下心來,她說:“大哥,你說剛才歐女俠說的話,到底是什麼含義呢?她會不會自殺呢?”馬菊青決定回去一探究竟,回到歐馨儀居所,裡面居然傳來男子的聲音。她大吃一驚,伏在門縫往裡看,原來李澤清居然沒死。

  歐馨儀冷冷道:“你的武功已經被化功散廢掉瞭,你就趁此退隱江湖吧。”李澤清卻激動地說:“馨儀,你是愛我的,我們一起走吧。”歐馨儀沉默片刻後想瞭想,終於點瞭點頭。

  馬菊青聽說李澤清被廢瞭武功,她拔出劍來,想沖進去把對方殺死。但想瞭很久,終於還是收回瞭劍,或許,正如歐馨儀說的,江湖上不會再有“青影大盜”瞭,她又何苦為難一對癡情男女呢?